曼珠沙華,彼岸花開!

喝壹碗孟婆湯,走壹遍奈何橋。

秋末

2012-11-3 與寂寞有染 亂七八糟

     快冬了,秋的味道還未散盡,街頭的菇涼們依然穿著超短裙,上半身羽絨服下半身超短裙的搭配也算是時尚了吧.楊樹的葉子依然是綠的,還有窗前呢壹片柳樹苗,跟初夏沒有什麽區別,不過風卻不若春天般和煦,甚至很蕭瑟,嗯,確實冷呢..昨晚半宿我就凍醒了,後來開了電熱毯才繼續睡的.

    群裏的妹紙們依然天天扒拉著呢幾個大齡青年,嗯,我也算其中壹個,只不過木有妹紙搭理我.特們就像現在依然堅挺的樹葉,在晚秋的風中瑟瑟顫抖著卻不舍得放下那種盛夏的張揚.好吧,我承認把妹紙比喻成樹葉有點過分,怎麽著也得跟前輩們學學把特們說成是壹朵花,不過深秋依然盛開的花,好像只有菊花,偶爾還有幾朵像大齡剩女壹樣不屈不撓的月季,老外管它叫拆呢肉絲,翻譯成中文就是中國玫瑰,妹的銀拆呢哦.雖然我們總是把月季當成玫瑰送給喜歡的女孩,可由哪個漢子敢說:嘿,小妞,爺送妳朵月季,妳給爺笑壹個...這不是找抽麽..

    據說昨晚下了壹點雨,今天還陰沈沈的,有點像黃昏.早上的時候,門口的呢條大狼狗依然像以前壹樣跟蹲在它面前的我練習對眼,這次還是我贏了,於是哥優雅的點上壹根煙,然後蹦達了兩下,真特麽冷.偶爾壹擡頭,看到天空飛過幾只小鳥,不像麻雀,飛得太高,看不清是啥,估計不是什麽好鳥,聽說好鳥都去南方過冬了,其實我也想去南方.這個季節北方的妹紙總是喜歡拿下半身勾引妳,上半身捂的嚴嚴實實的,南方就不壹樣了啊,呢邊暖喝著呢,呢邊的妹紙可以拿全身來勾引妳,想想就很向往.

    太陽露出了半邊腦袋,貌似還羞答答的怕見生人壹樣.小風呼呼地吹著門前呢壹朵狗尾巴草像個刻意饒首弄姿的純情少女壹般搖曳著.它旁邊呢黃色的月季好歹給這個陰沈的秋末增加了壹絲明亮色彩,驚艷吧,雖然不能招蜂引蝶,可好歹還有呢麽壹個賞花人不是.

    好吧,我承認,我越來越沒有文藝範兒了,越來越像個土得掉渣的大叔,再也寫不出那些傷春悲秋的氣氛.每天都在為下半生和下半身苦惱著的人能裝出個小文藝青年的樣才怪呢.

發表評論: